农信社

网站首页 > 新闻
江苏农信社

来源:课观教育
分类:新闻
地点: 江苏 

发布时间:2016-08-15
截止时间:2016-08-15
所属栏目:农信社招聘网

2016农村金融源头活水待疏通

  鱼米之乡江苏,一直是全国各地企业欣然向往的地方,但记者调研过程中却发现,在借贷的过程中,当地的中小企业、农户没少吃苦头。

  硬性抵押、强担保、反担保、联贷,一个个复杂的名词,足足可以“杀”借贷者一个措手不及。借贷者说,抵押物不被认可,他们也很“心塞”。抵押物困境

  抵押物难觅,已经成为借款人内心的痛点。

  “目前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然而能够顺利借贷的并不多。”江苏扬州广陵区农作物技术推广中心副主任朱伟表示,农民前期买种子、农药化肥的时候,农产品还没有收获,缺乏有效的抵押物。

  随着目前银行贷款难度加大,实际上对传统的金融机构来说,抵押部分不足的时候,农户必须要有强担保。而强担保则是固定资产类,比如房产、股权质押等,然而对于农业,这正是他天生的短腿。

  朱伟介绍,农民也有抵押物,但是银行不一定承认。因为土地承包给国家,经营土地承包法规定可以用这个证据,但是农民毕竟是一个承包权,并没有土地所有权。

  朱伟介绍目前土地确权登记已经基本完成,从名义上来看,确权登记证可以形成抵押,然而对银行来说,它不是一个十分好的抵押物,“因为土地确权登记的是农民的承包经营权,不像人家买的房子,跟房产证的权利是不同的”。譬如银行会认为农村的农房平房难以上市流通。

  “将生产出来的农产品作为抵押物,有的时候银行也是拒绝的。”朱伟介绍道,比如说小麦、水稻或者一些水果瓜果蔬菜,由于其收获期很短,受保质期、加工、市场行情等多种因素影响,如果不能如实还款,银行的工作人员很难评估其实际价值。

  朱伟介绍,加工集中区的一些食品加工企业,贷款反而较为容易——可以从工业角度贷款。“而从事农产品加工是中间环节,可能缺乏有效的抵押物,如果他们贷款需要抵押物,可能就会拿自己的房子去抵押。”

  “而且如果从农业发展银行贷款,可能要交保证金等,手续很复杂,速度很慢。”朱伟介绍道。周期长、时间慢,只能让农产品损失量增多,最后导致整个产业链的上游、下游、中游,发展都受到了限制。

  担保公司也不适合农户去选择,因为成本过高。同时,政府本身也并不能给农户担保,而是建立一些扶持资金,然而分配到个体的资金,一般都是5万元左右。目前扬州市广陵区发改委专门设立了小微企业基金,从2000万元开始,一步一步去增加金额,然而对于数量庞大的小企业,依旧是“杯水车薪”。

  然而政府并不会给个人做担保,也不会借款给个人。朱伟介绍,政府现在对农业生产这一块的补贴形式主要是项目补贴、轮作休耕以及生态补偿等,而不是像以前直接发放农业补贴、下乡补贴来进行。

  政府也在为当地企业“着急”,然而很多项目并不受政府控制,比如目前由于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很多传统金融机构明确提出,地产商资质再好,抵押物再好,银行也可能不贷给企业。

  “互联网金融也是在这个阶段弥补了这块市场空白,只是对传统金融机构的有益补充,还是希望政府方面给予支持。”翼龙贷扬州运营中心负责人杨朱斌说。农村金融市场因其特有的客户群体和组织结构,将面临比城市市场更大的挑战,具体表现为主体多元、分散,各地发展不平衡,但正因为如此,正规金融机构覆盖面小、渗透率低,互联网金融在农村金融发展过程中仍存在蓝海。解决“救命钱”问题

  由于农村金融的特殊性,不能简单移植城市金融的过往模式和经验,而需要从渠道、产品、服务等环节开创全新的农村金融业态。

  浦桥玉剑董事长张宴志告诉记者,“这两年由于很多企业的资金链断裂,不少小企业资金周转不开,在银行借不到钱,在担保公司那里也‘束手无策’。也许只是差几十万元的‘救命钱’,却让一些企业死在黎明前。”

  “行业不同,对资金的需求也不同。由于茶叶是周期行业,只要当前的产出能够覆盖成本,不需要盈利,只求能够顺顺利利发展就好。”张宴志激动地告诉记者,“当时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企业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有后续的发展。”

  “刚开始,本以为这一两年不好贷款,过两年还是会好起来,贷款也会容易起来,而今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现在传统银行的避险情绪愈演愈烈,银行的门槛一升再升,避险系数加强,政策的‘一刀切’让我们‘躺着也中枪’。”张宴志介绍道。

  记者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不同时期借贷的难度“相差甚远”。张宴志告诉记者,有的人赶上了好时候,而有的人因为缺乏“救命钱”,资金周转不灵,不少企业死在了天明。“2008-2012年的时候,企业正需要资金来扩大生产规模,当时银行和当地担保公司甚至一起找到张宴志,谈到如果企业符合条件,银行能够把资金借企业,与此同时担保公司愿意给企业做担保,江苏省农委还会给企业补贴。”张宴志兴奋地谈到,“企业由于政策的扶持,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然而好景不长,2012年底以后形势便发生了改变,从2013年开始,银行逐渐开始提高门槛,尤其在2014、2015年,企业普遍都因为资金周转很‘难过’,所有企业都陷入纠结周期。”张宴志告诉记者,与此同时担保公司也开始提升门槛,保险金的金额也有提高。

  由于借贷门槛的提升,让不少扩大生产规模的企业措手不及,企业从此也走了下坡路。

  据张宴志介绍,目前担保公司的要求非常严苛,流程复杂,并且需要反担保,反担保需要联代,过去只是一个人就可以,现在是夫妻双方甚至家庭子女都会被卷入进来。

  去年,张宴志需要借贷1200万元,最后只借到1000万元,这其中600万元的借款是由朋友的一套1500万元房子做抵押,江苏汇融担保有限公司也从去年500万元额度降到400万元。

  “过去江苏汇融担保有限公司为企业做担保,然而由于发生过一笔不良贷款后,审核愈发收紧,担保公司也纷纷提升门槛,要求增加担保物。”张宴志谈到,“然而在准备担保物的过程中也需要时间和精力,如果错过了最佳周期,也变相增加了成本。”而后,他通过朋友介绍,了解到网贷平台也能够给企业借到资金,他和当地运营中心对接后,经过调研后借到资金100万元。在张宴志看来,虽然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额度不高,利率不低,但“雪中送炭”给企业,还是争取到了时间。

  农户获取资金的手段,仍旧只是停留在“熟人借贷”,即亲戚借款模式。由于借款形式单一,农户的资金陷入困境也是常事。记者随行来到邗江区方巷镇庙头村张庄组的蟹池养殖户孔宪富家中,47岁的孔宪富告诉记者,自己已有养殖经验19年,目前承包了120亩水塘,以螃蟹养殖为主。2014年,孔宪富经朋友介绍,在翼龙贷借了6万元,由于信用良好,又办理了二次借贷。

  孔宪富告诉记者,养螃蟹不仅是技术活,也是个高成本行业。螃蟹养殖的主要花费在饲料和用药。尤其在8月、9月、10月,螃蟹进入生长高峰期及临上市前,一天需要投喂3次,仅饲料花费每天就2000元左右。除了饲料需要资金外,高温天气隔天还要用一次药。

  据记者了解,孔宪富采取“双向借款”的方式,既向农村合作社借款,也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借款,目前信用社借款的模式是续贷。

  “我们理解的互联网金融,它本质上不坏,就是把有贷款需求的和有投资意愿的,通过平台去做资源整合,就是大家的信息不对称,把大家联络起来。”扬州金融集聚区管理办公室副主任谢江峰说。并非刻意抬高门槛

  “近年来,银行借款难上加难也让我们很心塞”,在调研过程中,记者多次听到这句话。每年,政府都力争要打破最后一公里,然而资金仍然很难最终抵达终端企业。

  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银行并没有刻意抬高门槛,哪怕政府向银行贷款,没有抵押物也不行。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2012年以前,银行借贷需求不高,不少银行在借贷审查过程中面对好项目“毫不眨眼”地放贷款,而今却发生了180度的逆转。

  银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1%,相较于一季度末的1.75%攀升0.0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从2011年四季度至今,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已经连续19个季度上升,而这一数据也创下近7年新高。

  近年来,随着银行的坏账率提升,银行放贷愈发谨慎,放款的脚步逐步放缓。自去年以来,在各类型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中,农商行不良贷款自去年便突破2%,全年均维持在2%以上的相对高位并持续上升。随着经济持续下滑,小微企业和“三农”企业的风险抵抗能力相对较弱,进而导致了农商行贷款质量的下降。

  与此同时,农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提升,由于农业银行的贷款在区域上和行业上均存在较高的集中度,因而信用风险相对突出。由于银行不良贷款持续攀升,银行也逐渐告别“财大气粗”的姿态,开始“小心翼翼”地寻找优质资产。

  对于传统银行目前的借贷对象,由于近几年传统金融机构坏账率太高,往往“择优而选”。对于30万元、50万元资金所承担的风险与借给资产端需要3000万元、5000万元的大企业基本等同。不过,一个项目花费的精力相当,但30万元和3000万元的风控难度却大不相同。由于金融服务成本较高、信息不对称现象严重、考核要求高,一旦出现坏账,信贷组都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谢江峰向记者介绍以目前银行的借贷条件,企业从传统金融机构贷款的一般成本在8%左右,这代表企业首先要有非常优质的抵押物。如果没有抵押物,必须要政府背书或强有力的担保。此外就是程序比较复杂,一笔贷款的整个流程可能需要3个月以上,效率不高。“由于农民没有商品房,缺乏足够的抵押物,贷款难。”杨朱斌介绍。

  翼龙贷无锡运营中心负责人邵薇峰介绍,借款人必须是在有翼龙贷运营中心的城市才能进行借款,且需在该地长期居住、拥有固定资产。

  希望金融CEO陈兴垚介绍,目前市场中在做农村金融的并不在少数,走与农信社差异化的道路是目前企业努力的方向。但农村金融仍在探索,要让资金真正流向农业领域,而不是停留在原地。“通过录入信息、拍照了解农户的财务状况,来对他们给予一定的授信额度。”

  当前,金融机构主要会对农户进行实地考察,而对于一些农村的小企业,在考察的过程中也会模拟资产负债表,看企业是否有发展潜力。“由于农业生产对资金的使用要求通常比较集中和快速,传统的借贷方式很难跟上农户的生产节奏。”理财农场联合创始人兼CEO杨世华表示,针对规模化农户的融资难题,理财农场的资产端农发贷可以为农户按照作物周期提供期限灵活的贷款。

  “目前,平台通过与农资经销商联合贴息、扩大规模采购等整合上下游供应链的创新模式,贷款利率基本上能与银行持平,甚至更低。”杨世华说。

银行招聘考试备考


热门录播

赢在初面 赢在初面
2021江苏农商行笔试训练营 2021江苏农商行笔试训练营

热门推荐

2021江苏农商行全程协议班 2021江苏农商行全程协议班
2021江苏农商行面试协议班(1天1晚) 2021江苏农商行面试协议班(1天1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