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信社

网站首页 > 新闻
海南农信社

来源:课观教育
分类:新闻
地点: 海南 

发布时间:2016-08-03
截止时间:2016-08-03
所属栏目:农信社招聘网

2016海南农信创新金融服务 探索“农村金融扶贫”新路

  2015年8月,由海南省委宣传部申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具体承担的重大实践经验总结课题——海南省农村信用社创新金融服务模式“三农”实践研究正式启动。该课题作为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被列入到2015年度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实践经验总结课题,省委书记罗保铭同志任课题组首席专家。该课题以海南省农信社创新的小额信贷为典型案例,重点论述了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创新的实践探索的重大意义,走出来的一条什么样的新路子,在推动农村全面小康作出了怎样的贡献,复制和推广这一模式的建议和对策等。

  农信社是中国农村金融领域华丽转身的代表,以吴伟雄为班长的海南农信人把孟加拉格莱珉银行小额贷款模式与海南省情有机结合,探索出了“九专五交”机制为核心的海南农信“一小通”小额信贷支农新模式,闯出了一条以农村普惠金融带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的新路子。这条路,是省委书记罗保铭所反复强调的,“不在于农信社赚了多少钱,而在于你们为农民增收做了多少实事”,是否落实了中央高度强调的金融扶贫的基本方向。

  “我们应该向诚心诚意、脚踏实地为农民致富做信贷工作的海南省农信社全体员工表示敬意。”今年博鳌亚洲论坛普惠金融分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与海南省农信社理事长吴伟雄分享海南探索农村小额信贷经验后如是说,这是对海南农信可复制和推广的“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的普惠金融经验高度赞许。


  抓住主要矛盾 以破解“三农”融资难融资贵为出发点

  因为单笔金额小、户数多、风险高,小额贷款始终是成为世界性难题。课题就海南省农信社改革成立之初金融环境深入分析: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农业、农民为主体的经济特区,人口60%为农民,全省地方总值33%来自于农业,而海南人均纯收入仅3791元;在原有的金融体系框架下,从1998到2010年,海南银行业体系资金连续12年净流出,农业贷款比重从2003年7.2%下降到2007年3.5%,低于当年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大量亟需资金的优质热带特色农业项目,难以得到金融支持;金融高风险的阴影还是海南金融界难以抹去的阴影,加上当时的农村信用环境非常差,海南农信社整体不良率达88.3%,而农户小额贷款几乎全军覆没。

  为了解决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作为全国最后一家参与农信社改革、资产质量全国最差、历史包袱最重的海南省农信社,在海南省委省政府的顶层设计下,锐意改革,以办“农民自己的银行”为目标,增强农信社“支农支小”的普惠色彩,确保人人享有平等的融资权。

  破解农民贷款难、贵得可贵、可取、可复制之处,课题认为在于海南农信社建立起了不同于传统银行信贷发放、管理与服务的体制机制——“九专五交”机制:

  - 成立琼中小额信贷总部,在全省乡镇设立小额信贷服务站,让服务农民小额贷款有了专门机构;

  - 招聘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组建专司服务农民信贷工作的队伍,这支队伍骑着自行车,走村入户,成为流动的自行车银行;

  - 以农民最讲诚信为基础,打造以不喝农民一口水、不抽农民一支烟、不拿农民一分钱的“三不”特有文化理念;

  - 以标准化的操作流程,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 设立以专门应对农民需求的小额信贷产品,多达16种;

  - 海南省委省政府的专贴息政策,解决农民朋友的后顾之忧;

  - 专门的电脑系统和覆盖到村的电子自助设备终端,让农民贷款不出镇、还款不出村成为现实;

  - 成立专家团队,资金+技术,发挥了1+1>2的效应;

  - 设立伤残互助基金,让贷款农民遭遇意外情况后无后顾之忧;

  - 贷款审批权交给了农民,让普惠金融不再是一句空话;

  - 把利率定价权交给农民,也让信贷员的自由裁量权得到有效限制,同时让诚信变得有价;

  - 把贷款风险防控权交给信贷员,鱼咬尾、师傅带徒弟等,调动小额信贷技术员的放贷积极性,让信贷员不再谈“小”色变;

  - 把贷款管理权交给电脑,降低成本,提升管控风险的能力。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农信社的这一套全新的理念,有效解决了海南农民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截至2015年6月,省农信社小额贷款余额为71.2亿元,年均增长13.22%,占全省小额贷款总量83.8%。省农信社小额贷款惠及22.8万农户,占全省小额贷款农户的89.9%;小额贷款户均2.48万元,2万元以下的小额贷款农户占比为82.3%。

  屯昌县枫木镇的林桂美从2008年开始在农信社贷款种瓜菜、养土鸡,由于勤劳努力,加上政府贴息,她不仅取得了良好的经营效益,成为当地富裕户,而且信用等级不断提高,成为一个“有信用记录”的农民。国家行政学院原党委书记、现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同志带领国家调研组来海南调研时,听了她的情况,拉着她手说:小额信贷好啊,让这位大姐充满笑容。

  在农信社小额信贷技术员的帮扶下,乐东县佛罗镇石世姨创建的“创新妇女哈密瓜合作社”累计获得农信社发放的贷款517笔,总金额2775万元,带动了500多名农民走上了致富路。


  瞄准精准二字 让普惠金融在精准扶贫中大有作为

  课题认为,8年来海南省农信社在小额贷款上不断探索创新,有力、有效地助推了农村全面小康:不仅促进农民增收、加快农村脱贫,而且促进海南特色产业发展、引导农民走向合作之路;不仅优化海南农村经济结构,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而且改善农村基层治理,促进海南农村和谐稳定,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吴伟雄在博鳌亚洲论坛小额分论坛上分享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经验时说:我们的优势就是金融支农精准。用吴晓灵的话来说就是:海南农信社有效提高了人力资本效率,确保了贷款资金的有效使用和助推农户经济发展。

  海南农信社的具体做法归结为:做泥腿子金融家,实现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为确保给农民放款、教农民技术、帮农民经营、促农民增收、保农民放款的目标得到有效落实,海南农信社在给农民放款的同时,修炼三项独特的技术:

  一是用农业技术来武装小额贷款技术员,培养出懂农村、熟农情、有农技的接地气现代金融工作者,农信社600多名小额信贷技术员被称为小额信贷童子军,又亲切地称他们为“小鹅”,是农民朋友对他们的最高赞誉;

  二是发挥大数据的优势,用IT技术强化了信贷工作的管理,为95%以上的农户建立起了金融信息档案,找准脱贫项目,让信贷员们做到“心里有档,放款有胆”,贫困农户“家底摸得清,发展有信心”;

  三是组建专家团队,对农民实现点对点的技术培训,实现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精准扶贫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2011年8月至2015年7月,省农信社向10个国贫及省贫县累计发放小额贷款37.80亿元,惠及8.99万农户。课题的结论:海南全省农村贫困人口、贫困率与小额贷款规模呈现明显反向变动的关系,以小额信贷推进农村精准扶贫,扶到了点上、根上。

  课题组认为,海南农信社小额信贷借鉴“格莱珉”模式做法,开展五户联保,重点扶持农村贫困妇女发展生产,点燃了农村妇女创业就业的激情,增强了致富的能力和本领。三亚市崖城镇拱北村赵少梅在了解农村小额贷款政策后,燃起了创业的激情,积极联系和她一样有创业想法的妇女,组成五户联保小组,于2010年5月向当地农信社申请并拿到第一笔农民小额贷款2万元。在她的影响和带动下,同村的妇女姐妹也纷纷争取项目贷款,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拱北村获贷妇女就达到246人(次),共利用小额贷款193万元发展瓜菜种植。

  近年来,包括财政贴息等在内的农民小额贷款扶持政策激发了海南省农村妇女创业就业热情,使不少家庭从贫困的车道快速驶入了富裕的快车道,走上了小康之路。昌江县重合村符桂英,因小孩生病而返贫。了解到符桂英人品好、勤劳肯干,海南省农信社小额信贷技术员就主动送贷上门,并做好创业指导扶持工作。符桂英先后4次贷款开展并扩大养殖规模,她的贷款金额从5000元增长到3万元。如今符桂英不仅还上了40多万元医药费,而且生活也明显改善。

  课题组和海南省统计局开展了海南省农信社小额信贷与农民扶贫的入户问卷,入户访谈了11000家农户。统计分析结果表明,由于得到了省农信社小额贷款,31.16%的农户及时解决了子女上学难的问题,29.70%的农户购买了新家电,29.27%的农户盖起了新房,3.46%的农户购买了小轿车,省农信社小额贷款为农户提高生活质量提供了不可或缺的资金保障。


  抓扣诚信建构 在赢得民心中收获农民信任和信用

  海南农信社首先相信农民是诚信的,在这个基础上,他们构建了一整套体制保障诚信农民的利益,引导农民讲诚信,实现诚信有奖,诚信让利。这不仅解决了银行“惜贷”的问题,也让贷款农户养成了诚信的习惯和定力,同时也实现了小额贷款的商业可持续。

  为寻找海南农信社改革前小额贷款几乎全军覆灭的根源,海南省农信社理事长吴伟雄带着班子深入农村基层调研,和农民朋友广泛交流,倾听农民最真实的心声。在历时数月走遍海南所有乡镇后,农信社了解到:农民之所以不愿意贷款和还款,原因在于银行存在潜规则,贷款手续繁琐;信贷员自由裁量权较大,没有关系贷不到款;即使贷了款,也要给回扣……一位农民朋友挑衅性地说:“贷款的时候你让我多跑了几趟,吃了拿了我一点东西。对不起,还款的时候也请你多跑几趟,还要把你吃拿卡要的东西吐出来!”这种情况下,贷款怎么可能精准?信贷成本怎么可能降下来?农民对银行怎么可能会有好感?

  因此,改革后的海南省农信社把如何赢得民心作为开展小额贷款的核心,自我革命,社会监督,最终赢得了广大农民朋友的心。有的贷款农妇甚至把小额信贷技术员视为家庭成员。课题组认为,海南农信社最成功的做法有几点:

  一是贷款前的培训。每位农户在首次贷款前,都要接受五天的培训,内容就是海南省农信社对贷款流程、贷款管理、贷款权利与义务等。

  二是约法三章,公开承诺阳光信贷,杜绝吃拿卡要。只要满足“四有四无”条件,小额信贷技术员必须及时放款。若无故拒贷,一经举报和查实,小额信贷技术员将面临严肃处理。

  三是贷款价格公开化。在实际操作中,农户贷款利息的计算、扣缴都由明确的标准,由计算机控制,农民支付的实际利率完全透明化,小额信贷技术员无权决定贷款价格。这就铲除了暗箱操作与寻租腐败的土壤。

  诚信建构的效果是显著的,课题认为海南农信社收获了民心,赢得了农民朋友的信任与支持,实现金融机构与农民客户的互利共赢,农信社的不良率持续走低,需要发展资金的农民客户信用额度也节节攀升。如屯昌县新兴镇群发养猪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延发,2008年第一次贷款时额度仅为5000元,经过7次贷款后,凭借优良的信用纪录获得了10万元的“一小通”循环贷款额度。2007年农信社改革前,农村地下钱庄盛行,农信社小额贷款推行以来,农民朋友更多地转向农信社申请小额贷款,远离高利贷、远离高风险,地下钱庄销声匿迹。

  海南农信社还有能够打动和感染农民的绝招,那就是不在于学问有多高、能力有多强,而在对农民付出的感情有多真、多深。分布在全省各乡镇的近600名小额信贷技术员,顶烈日、冒风雨,进村头、到田间,与农民共劳作、话家常,宣传国家农业政策和小额贷款政策,了解农民经营情况,现场办理贷款手续,让海南最偏远、最落后、最缺乏资金的乡村也能得到均等化的金融服务。正是这种付出才有有了农民朋友的守信、讲信。


  强化制度创新,总结出可复制、可推广的金融扶贫新范式

  课题组认为,海南省农信社小额贷款的创新,“跳出金融做金融”的特点十分突出:不仅是小额贷款的业务创新,更是组织队伍、政策支持、监管体制、农业技术推广与服务等农村综合型普惠金融体系的创新。

  海南农信社的经验是值得总结的,其模式是可以复制和推广的。复制、推广海南省农信社的创新经验,重在把小额贷款作为支农惠农强农的综合平台,加大农村金融资源的下沉,发展真正的合作金融,使海南省农信社的经验和做法能够带来“裂变”效应,发挥小额贷款在助推农村全面小康,尤其是在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中的重要作用。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原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对于海南农信社“一小通”小额信贷支农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海南探索的“一小通”小额信贷支农模式,在技术上、制度上、文化保障上均有创新,切实解决了农民无抵押信用贷款的难题,切实打破了农民贷款难的难题,堪称全国农信社小额信贷支农改革的一面旗帜。也如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海南调研海南农村金融改革发展情况时所说:海南农信社一手给资金、一手给技术的做法,应当是未来农村金融改革的方向,希望海南农信社在这一方面进一步探索完善,为全国提供经验。

银行招聘考试备考


热门录播

2020安徽农商行社招公告解读
2020河北省农信社笔试初体验

热门推荐

2020保定农信社笔试线下系统班
2020云南农信社系统精讲班(线上)